美国鲸吞币安,长鹏认罪伏法



北京时间11月22日凌晨4时许,美国司法部(DOJ)转推财政部推文,称「今日,美财政部宣布一项历史上最大的执法行动,针对世界上最大的虚拟货币交易所,Binance(币安)。该行动是 Binance 严重违反美国反洗钱以及制裁等相关法律的结果。」

紧接着,又转推了现任财长耶伦的推文,「如果虚拟货币交易所和金融技术企业希望成为美国金融系统的一部分,服务美国客户并从中获取巨大的利益,那么它们必须按照规则行事。如果它们不守规矩,美国政府就会采取行动。」

此次执法,由司法部联合财政部和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共同行动,领导阵容为司法部长Merrick Garland,财政部长耶伦(Janet Yellen),司法部副部长Lisa Monaco,CFTC主席Rostin Behnam。

有趣的是,曾经单独对 Binance 提出指控和执法威胁的美证交会(SEC)在此次执法行动中缺位。(参考阅读刘教链2023.6.6文章《隔夜突然:美SEC起诉币安赵长鹏,136页起诉书、13项指控!》)

取而代之的,是对 Binance 垂涎已久的CFTC。(参考阅读刘教链2023.3.28文章《CFTC把赵长鹏按在案板上》)

此次经由美司法部发起的刑事指控,主要目标是:

A)Binance 对三个主要罪名认罪:一,反洗钱,二,未注册的转账业务,三,违反制裁义务。

B)对 Binance 罚款逾40亿美元。其中34亿美元(约78%)的罚款,归财政部下属FinCEN(金融犯罪执法局);另外9.68亿美元(约22%)的罚款,则归CFTC下设的OFAC(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想必这也是财政部和CFTC共同参与此次联合执法行动的原因。只是不知道,看着这么多罚款却没自己的份儿,SEC会不会心里有一点儿失落呢?

C)cz(赵长鹏)辞职,且可能在明年2月份听证会后面临10到16个月左右的刑期。新加坡人Richard Teng接任。

D)由美财政部任命监督专员,获得对 Binance 的财务账本、记录以及系统的访问权,为期五年。名义上是确保 Binance 遵守反洗钱和制裁义务,否则还将追加罚款。

以上四项,其实是层层递进。多数吃瓜群众,可能会被更抓眼球的40亿罚款吸引而热烈讨论。但是其实最“严重”的,是通过这次铁拳出击,彻底把 Binance 的脊梁打断,换掉“非我族类”的 cz,并由美财政部直接控制 Binance 的核心数据和一切机密,「请客,斩首,收下当狗」,彻底控制这个世界最大的加密交易平台。

此时回头再看看,上个月《币安配合以色列冻结没收哈马斯的加密资产》(刘教链2023.10.14文章),是不是很好笑?可笑何一大姐,还在那里发朋友圈解释。真以为自己主动跪了,就能换来黄老爷的“缴枪不杀”么?

自古英雄,都讲究一个宁死不屈。宁愿站着死,决不跪着生。因为跪下去,换来的也只不过是跪着砍头,死的毫无英雄气概,却徒增笑耳。

是啊,跪来跪去,最后的罪名里,不是仍然有“违反制裁义务”的么?

于是我不禁又翻出2021年12月3号的文章《疯子日记》看了几遍。“狮子似的凶心,兔子的怯弱”。兔子以为向狮子下跪,就可以化凶为吉,这实在是一种天真的幻想。

赵家人姓黄。黄老爷姓赵。

Binance 和 cz 这一次,也算是给 Tiktok 和张一鸣做了一个示范,示范了一下,如果当初 Tiktok 跪了下去,后果会是怎样。

不同的是,Tiktok背后的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国家,而Binance只是一个富可敌国的流浪资本。

一鸣和cz犯的共同错误,就是思想错误。他们因为快速的暴富产生了幻觉,以为凭借其资本,可以成为独立于民族国家之外的单独一极。关于这一点,1925年教员就在《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一文中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那些中间阶级,必定很快地分化,或者向左跑入革命派,或者向右跑入反革命派,没有他们“独立”的余地。所以,中国的中产阶级,以其本阶级为主体的“独立”革命思想,仅仅是一个幻想。」(此处的“中产阶级”,是指民族资产阶级)

什么是国家?国家的本质就是一个武装。失去了国家的保护,一个人的肉身和有形财富就会成为狮子和狼垂涎的对象。

什么是法律?法律的本质是统治阶级实施统治阶级意志的工具。DOJ、FinCEN和OFAC的执法行动,就是法治。美国资本是统治阶级,而cz这个非美资本,就成了被长臂管辖所“治”的被统治阶级。

披上法治外衣的狮子和狼,也不过是假装文明的狮子和狼罢了。话说兔子在狼的下游喝水,狼掏出《环保法案》说,兔子你污染了我的水,我要吃掉你!兔子说,可是我在你的下游啊!狼换成《文明法案》说,让你丫今天不戴帽子,于是扑过去,吃掉了兔子。

Binance 绕着弯子服务了美国人,满足了美国人民的真实需求,这有罪吗?美司法部说有罪,因为虽然满足了美国人民的需求,但是伤害了美国财团的利益。

Binance 服务了两伙打架的人,满足了打架者的真实需求,这有罪吗?美司法部说有罪,因为你服务了我的朋友的敌人,伤害了我的感情,你就是有罪。

Binance 自己下场做市,收割韭菜,这有罪吗?对于广大韭菜而言,这肯定罪加一等。可是司法部觉得,韭菜的事,与我何干。所以,起诉罪名里,根本就没有这一罪名。

很显然,普通美国民众不是统治阶级,打架双方没有被美国定义为朋友的那一方不是统治阶级,广大被收割的韭菜,也不是统治阶级。美司法部的这次执法行动,也就成了一节很好的法治教育课。

(公众号:刘教链。知识星球:公众号回复“星球”)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均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加密货币为极高风险品种,有随时归零的风险,请谨慎参与,自我负责。)




您可能还喜欢...